免费

凤啸天下

10(已有0人评分)我要评分

版 本:
类 型:
古代言情
下载量:
10万+
大 小:
容瓷
时 间:
2018-02-05
语 言:
中文
更多

扫二维码下载到手机

纠错举报
关闭纠错举报
我站仅对该软件提供链接服务,该软件内容来自于第三方上传分享,版权问题均与我站无关。如果该软件触犯了您的权利,请点此版权申诉

+ 展开全部凤啸天下介绍

 凛冽的寒风裹挟着雪碎,将天沧的都城瀛都覆盖上了一片银白。在这漫天风雪之中,连满城上下随处可见高高挂起的白幡都不再那样显眼,全城一片肃然。
  日头刚刚落下,若是平日里,这正是夜灯初上一片繁华热闹的时候,但此刻,哪怕街头巷尾有零星几个行人,也都是低着头快步驰行,生怕脚步慢了,惹上不该惹的麻烦。
  瀛都全城戒严,城门紧闭,风雪中只有不断来往城中的铁卫,不知疲倦地在城中各处巡逻警戒,他们手持长枪,铁刃处泛着丝丝锋芒,隐隐看去似有血色。
  天沧瀛都,建安宫内。
  一个身着素色衣衫的小宫娥,捧着白玉手炉向一方宫殿内走去,她脚步沉重,动作也有些瑟缩,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。
  她刚刚在殿外站定,就见殿内迎面走出一个身量高挑,眉目清秀的姑娘,见她神色慌张,连忙告诫:“这些日子里,因为手脚不稳当已经打发出去不少人了,你切定定神再进去,不要触了太后的眉头。”
  小宫娥听了这话不但没有定下心神,反而更是慌张,连忙恳求道:“紫玉姐姐,求求您了,帮我这一遭吧,我手抖得停不下来。”
  名唤紫玉的姑娘只是轻蔑地撇了对方一眼,再无它话,开了殿门让她进去,小宫娥无法,只得撞着胆子向殿内走去,每一步都是提心吊胆。
  天沧城中肃杀的气氛,连这个年少青葱的小小宫娥都能察觉几分,她早在刚刚进攻时就听人说起过一些缘故,说是天沧、大胤、云浮本是中原地带地域最为辽阔的三个国家。十数年前天沧贸然起兵进犯云浮,最后大败,只得割地投降献上质子。这十几年前的一战成了天沧皇帝的心病,他缠绵病榻十余年,一直都是眼下住在这殿中的太后把持朝政,但太后却并不是天沧皇帝的生身母亲,她年轻貌美,是上一任皇帝最后纳入宫中的姬妾。
  关于这位太后的传闻很多,有说这位太后入宫前便于天沧如今第一权臣廖将军青梅竹马,也有说她与当朝皇帝有这某些不为人知的交情,但是如今任谁也不敢再身后议论她半个字,而那位卧病许久的皇帝,也终于还是熬不过这个冬天,在第一场雪降下时,离世宾天了。
  天沧入冬时的那场雪,似乎像是无声的号角一般,丧钟刚刚敲响,两位皇子就已经在外起兵,如今眼看着一路势如破竹就要打到大胤都城前,要不是还有那位廖将军手握重兵,在瀛都重重把守,只怕天沧就乱国了。
  原本这些都该与她们这些宫娥无关,不论最后是谁得了高位,她们不过是换个主子伺候,但最近太后所住的宫殿却不知是什么缘故,常常有些人过来伺候,便莫名失踪,再也不见踪迹,也因此这座宫殿成了宫中最为辛迷的存在,比之城外的刀枪还要恐怖。
  殿内香烟缭绕,小宫娥贫苦出身,进宫侍奉也不过个把年月,年纪还轻对这些御用香料并不了解,只觉得一阵隐隐的香气随着远远飘散开来的烟气袭来,甚是好闻,昏昏欲睡。
  “吧嗒”。
  一声脆响,宫娥手中的白玉手炉贯在地上,摔得粉碎,小宫娥筛糠一般连忙跪倒在地,空中连连哭喊着太后饶命。
  只听上座传来一声轻笑,“又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碎了个手炉,就当是给本宫听个响吧,你说是不是。”
  这话听着像是在问谁,但小宫娥可不敢接话,只得连连磕头,殿内虽然灯火昏暗,但是她余光扫过,总觉得地上斜斜地铺着两个影子,一个看着头上的轮廓似是御制凤冠,而她身侧却还有个人影,小宫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一声不敢吭,只是更用力地不断磕头谢罪。
  “好了,对下吧,让紫玉进来,将这里整理干净。”
  得了话,小宫娥飞也似地从殿内逃出,与门外的紫玉撞了个满怀。
  紫玉看着她好好地从殿内出来,也是有些诧异,刚刚那一声脆响,她在殿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,往日里,眼前这丫头早该跟着那些孤魂野鬼一样命丧当场了,却不想今日太后心情居然这般好,竟然没有要了她的姓名。
  “紫玉姐姐,太,太后,唤您洒扫。”小宫娥说完,匆忙行了礼,就向着外面跑去。
  紫玉看了看她遥遥远去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风雪中,最后轻轻叹了口气,眉头微皱,也是极不情愿地走进了殿中。
  待人将一切整理妥当,天沧年纪轻轻,不过而立之年的太后,孟璋对着身后的男人轻轻笑笑。
  “不过是这些时日被那两个毛头小子闹腾的心神不宁,竟让她们将我当了鬼似的这般怕我。”孟璋略略一笑,凤眉微挑,斜飞入鬓,仍然有着不可一世的风韵。
  身后那人却是轻轻一览她的腰身,在其耳边笑道:“那是她们不懂,你生气的样子当真是你的可贵之处。今日放了那丫头出去,你就不怕传出什么污言秽语。”
  孟璋笑笑,回眸看去媚眼如丝:“哦,如今竟还有人敢在本宫身后说这些吗?”
  两个人似乎是在宣泄长久以来的压抑之情,相视良久纷纷大笑。
  “眼下你打算如何?”男人问道。
  孟璋站起身,凤袍加身长长拖曳在身后,她一步步走在殿中,手从屋内摆放的各色名贵器具之上抚过,甚至爱重,她幽幽开口问道:“当真都听我的?”
  男人哈哈大笑答道:“不是向来如此吗?”
  孟璋满意地点点头,笑道:“我昨日里浅眠,忽然想起一事,当年皇帝气盛,却逢一场大败,那时不是送了个孩子去云浮吗?离开天沧时候连路都走不稳呢,当真可怜,如今想来也过去十四个年头了,是该接他回来看看了。”
  男人听后却是眉促如峰:“你想要将当日送入云浮的质子接回来?”
  孟璋点头应道:“不错。”
  男人不甘道:“好不容易熬到如今大权在握,白家那两个小子不过初涉世事,都是拿着刀枪却不得其法的奶娃娃,攻了这么多天也无法存进,收拾他们不过费些时日而已,我们何不……”
  孟璋背过身去,在男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微抬嘴角,绽出一个嘲弄的笑容。她微微摇摇头,十几年过去了,眼前这人却还是一如当初,一介蠢材。
  当她转过身时,又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摸样:“将军,您想想看,眼下你是拿着陛下临终前遗下的虎符才能号令三军,光靠你廖家对付外面那两个小子可又胜算?如今不过是拿住了陛下宾天尸骨未寒的由头,给他们按上了不孝之名,若你我露出一星半点刚刚的心思,怕是如今在城外重重把守的禁军,很快就要倒戈相向,踏破瀛都的城门了。”
  廖将军听后还要继续争辩,但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丝能够辩驳的理由,最后只能重重叹了口气:“难道要让我对着一个黄口小儿马首是瞻不成。”
  “怎么呢。”孟璋笑道,一边说着,手便附上了眼前男人的脸庞,“到时候不过好吃好喝把他供起来,你还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”
  “哦,这一人可是娘娘?若不是娘娘,我可不愿。”
  太后从当年进宫起就不爱身边太多人伺候,曾经就只有一个梅姑姑能进得了太后的身,只不过这位梅姑姑早在三年前就突发急症,死了。
  紫玉一个人站在殿前的廊道上,看着眼前漫天的飞雪,天沧地处中土北方,每到正月多得是这样风雪交加的日子,并没有什么稀罕。
  紫玉缩缩脖子,她觉得有些冷,自从当年那位梅姑姑病逝后,自己就从一众宫娥中被挑上来,起先她还高兴了好一阵,可如今她却是一丝一毫都笑不出来了,知道了太多宫中的辛秘,见惯了那些来往于太后宫中的人影,紫玉想大概不知哪一时那一日,她也会和当年那位姑姑一样,在睡梦中不知不觉死去吧。
  有时候想想,还不如让城门外的军队杀进来,死在刀斧之下倒是也干净。
  紫玉正出神,就听殿门上的钟铃摇响,她长舒一口气,大概是那位大人走了,太后那边需要差人伺候了,她拢了拢身上不知不觉落下的雪,收拾干净妥当,这才推门进去。
  “外面落雪了?”孟璋的声音遥遥地从榻上传来。
  “回太后,从日出开始便没有停过。”紫玉小心地回话。
  “刚刚摔了手炉的丫头你可认识?”
  紫玉道:“奴婢认得,在玉安殿着管器物,名唤珠玉。”
  “和她干的差事倒是相得益彰。”一阵轻笑传来,随即便是冰冷的吩咐,“将人送出去吧。”
  紫玉一凛,心中随有些不忍,但还是领了吩咐出门。
  夜风紧俏,侧耳却听能听到阵阵风声。
  紫玉想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,珠玉是前年入宫,当年是不到十岁的年纪,因为看她漂亮仔细,才分派去管着玉安殿,各色器物,今年入冬才刚满十二岁,原本以为她逃过一劫,不过现在看来……

凤啸天下截图

你可能还会喜欢

发表评论共有 0 条软件评论

本软件还没有玩家发表评论,快来抢占沙发吧:)

发表评论

  • 您给应用的评分(鼠标选择星星):

  • [文明评论,  注意:发表不和谐言论可能会被禁言]

小贴士:

1、为了让您的评论能够被更多玩家看到请勿恶意灌水。

2、谢绝人身攻击、地域歧视、刷屏、广告等恶性言论。

3、所有评论均代表玩家本人意见,不代表安卓电子书合集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