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软件>综合其他>爱你,是我最好的时光

免费

爱你,是我最好的时光

10(已有0人评分)我要评分

版 本:
类 型:
综合其他
下载量:
10万+
大 小:
卿沫
时 间:
2017-01-05
语 言:
中文
更多

扫二维码下载到手机

纠错举报
关闭纠错举报
我站仅对该软件提供链接服务,该软件内容来自于第三方上传分享,版权问题均与我站无关。如果该软件触犯了您的权利,请点此版权申诉

+ 展开全部爱你,是我最好的时光介绍

“快看就是她,心理学的银子月,她在做人家的qingfu。”

“谁的qingfu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一看她就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“我觉得子月学姐挺温柔的,就是喜欢的科目有点……”

“变态,女孩子居然会喜欢研究犯罪心理学。”

诸如此类的议论声不断的想起,子月走在林荫小道上,伸手挡挡阳光,这样的议论就快结束了,再过一个星期就要毕业了。

对于这样的议论声早已听到耳腻了,从一开始的辩解,到现在的充耳不闻,子月的耳朵,已经可以自动过滤掉那些所谓的流言。

说是绯闻也不算吧,因为她们所说的都是事实,qingfu呀,犯罪心理学全部都是事实,这点从一开始子月就没法辩解。大家的指指点点,和同学的

冷嘲热讽,子月已经完全可以当做故事在听了。

“爱不爱结果都让人伤心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,分手……”这首歌是子月最喜欢的歌,不是什么流行的歌曲,子月却被歌词吸引了,所以用做

手机的铃声。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但她拿出来并没有接听,而是按掉了铃声,然后收起手机,向着校门的方向走去。

校门口有一辆车正在等着,子月望了一眼就直接走过去了。车里坐着的人就是bao养子月的人,这已经不是个秘密了,所以子月没必要避讳这些。

“戈先生。”坐上车,先跟里面的人打个招呼。

戈魏国是戈氏集团的总裁,年纪四十多岁,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显得有些老气,不符年龄。

子月大二那年遇到的戈魏国,那时子月家里出事,正在整备考试的她,学校,医院,疗养院三点一线的跑着,就是铁打的人也经不起这般折腾。晚

上回学校的路上,差点就被戈魏国的车撞到。因为是自己的莽撞加上也没有撞到,所以子月只是说了声对不起就赶回学校了。

并不是在那次一面之缘戈魏国就bao养了子月,第二次见面是在子月就读的A大。

戈魏国有个儿子在A大读书,是与子月同级但不同系的校友,经管系天才戈艾凡。

要说这戈艾凡不得不说,他简直就是A大的风云人物,人长得帅是A大的校草,家境好,能力好。

子月见过他三次,一次是他作为开学典礼的讲话,第二次是两人选过一次同样的公共课,第三次就是戈魏国来找戈艾凡那次。第三次之所以会见到

戈艾凡,完全是出乎意料的。

那天戈魏国同样在校门口等人,只是那时他等的是戈艾凡,子月不巧的从他的车前经过,当时子月已经完全忘记了,那个夜晚差点被撞的事,当司

机下来叫她的时候她还以为叫错人了。

“先生你叫我吗?”子月不确定的问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。

子月不相信别人叫她自然是有原因的,第一她家境不好不会认识这些所谓的名流,第二她没有朋友所以也不会是同学的家人,第三她虽然很温柔,

但她的容貌只能算顺眼,像这样的名流就是要找人玩暧昧,也该找姿色上等的女大学生。综上所述,子月认为他肯定是叫错人了。

“是的,小姐。”

司机先生恭敬的态度,让子月不得不认识到他确实没叫错,最后还是跟他到了车上。这就是认识戈魏国的经过,就是那次开始了子月的bao养生涯。

“戈先生今天来有事吗?”车子徐徐的发动,子月端正的坐在车上,眼睛一瞬不转的盯着戈魏国。

子月对戈魏国的第一印象就是慈爱,这个男人所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,看不出他会做坏事,bao养这种事打破了子月对他的印象,但在相处中子月对

他的印象又慢慢的变化了。

“子月,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?”戈魏国知道在子月未被bao养之前,就有警界的人很看重她的才华,犯罪心理学她修得十分出色,别人也有意邀请

她加入队伍,由于bao养事件,子月的形象大打折扣别人就放弃了她的名额,现在为止她都好好的扮演着qingfu的角色。

“戈先生有需要的地方尽管说,我虽然没什么能力,只要我能办到的,我都会尽量去做。”子月之所以对戈魏国如此忠诚,是因为戈魏国将她父母

的住院费、疗养费全部都打点好了,子月自认从没为他做过什么事,所以只要他需要的地方,子月就是拿性命去博也会做到。

“这是我的报告。”戈魏国将放在一旁的资料递给子月。

子月接过,越往下看眉头皱得越深。

这是一份健康检查报告,戈魏国身体不好,所以每个月都会定期去医院检查,子月陪同着去过几次,知道他身体不太乐观,而且还是多种病缠身,

但没料到是这种绝望的状态。“手术成功也无法活下去吗?”

戈魏国没说话,子月心里却明白这是无言的肯定,所以她没在追问。两人都保持着沉默的态度,直到车子停下来。

“这是?”车子停的地方,不是戈魏国为bao养子月买下的公寓,而是一处子月没来过的地方,看样子还很隐秘,而里面已经停了一辆车,可见已经

有人等着了。

直到入夜,戈魏国才送子月回到住处,而这期间发生的一切子月都在强迫自己去接受,即便真不可思议还是一样没多追问,因为子月知道选择她的

原因,所以她不能拒绝。

晚上躺在chuang上,子月满脑子都在想着接下来的事,睡意全无。

穿着睡袍站在窗边,外面的霓虹灯还亮着,路上的车子也还很多,A市是夜生活的天堂,对于有些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这处梨园公寓是近年来有名的公寓,房价很高,一般人买不起这个地段的房子,托戈魏国的福子月得以住进来。一想到戈魏国子月心里又是一阵烦

恼,干脆换了衣服出去找些吃的。

揣上钱包,子月就打算去最近的小吃街晃荡。虽然被戈魏国bao养,但子月还是没有吃西餐的习惯,那种贵得要死的东西,吃起来还麻烦,不如吃小

吃来得好。

“麻烦给我一碗鸭血粉,十串烤牛肉,五串章鱼烧,谢谢。”熟门熟路的点了东西就找个空位置坐下。

现在正值冬季,小吃街的生意十分好,子月搓着手等着自己的食物,但穿着一身白色兔毛衣的子月,还是惹来大家异样的眼光。

其实穿白色来小吃街并不常见,因为很容易弄脏,所以大家都会避开这个颜色的衣服,再来就是这件衣服的标志,识货的人都可以看出这是当季

queen的最新款,子月向来不关注这些所以不知道,试问一个穿名牌来吃小吃的人你会如何看待?

一直以来子月都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眼光,在大家眼中银子月就是变态,所以对于这些人的眼光子月统统都可以无视掉。

子月虽然家境不好,虽然做了被别人bao养的qingfu,但她一直都是靠自己的能力在赚钱,戈魏国给过她一张卡,里面少说也有上百万,但子月一分

都未动过。

戈魏国帮父母出来那些费用,就已经是给子月的报酬了,她不会多拿不属于的东西。

子月从事着一项别人不知道的职业,就是在网上发表关于犯罪心理学的书,有出版社向她买版权,这些钱用于子月的学费开销绰绰有余,加上子月

每学期都拿奖学金,所以就是没有戈魏国的bao养,她也可以过得非常好,只是父母出事后,一下子将她得生活改变,戈魏国能给父母最好的照顾,这点

子月就是有钱也做不到。

子月一直注重穿衣的舒适度,这也是她买下这件衣服的原因。

点的东西刚送上来,就听到一声冷嘲热讽的声音,子月没在意,但当那些人坐到剩下的位置上,子月就是想当做不知道都难。

是戈艾凡和他的两个至交,子月做qingfu的事,戈艾凡全部都知道,也知道bao养子月的人是他的父亲,这在戈家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在学校两人都装作不认识,在外面遇到只要没有熟悉人在,戈艾凡就想尽办法找麻烦,加上他的两位好友木唐晨和杨凯,给了子月不少难堪。

“麻雀就是麻雀,就算飞上了枝头,也还是摆脱不了她们内心的平庸。”木唐晨拿过桌子上的一串章鱼烧,左看右看发出“啧啧”的声音,一副嫌

弃的样子,然后把章鱼烧扔回碗里,讨出手帕将手擦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连手帕也嫌弃的扔掉。“你这种人也只配这种东西。”

“嗯。”子月依旧温柔的笑着,她的笑容从来不会被抹掉,除非是她自己抚平嘴角。木唐晨这样的话子月听多了,自然没了第一次的难堪,习惯真

的会成自然。

“怎么戈伯伯给你的钱不够,只能让你吃这种东西,看来银子月也不值钱。”木唐晨话音刚落,杨凯就将话接过去,两人搭配得很好。银子月一脸

温柔,在未曝光出她做别人qingfu时,学校的人几乎认为她就是个完人了,除去她变态的喜好,然而这样的人却比任何人都肮脏,被用多了自然也就不

值钱了。

对于他们的冷嘲热讽,以及旁人的指指点点,子月波澜不惊,脸色也未变半分。

别人如何评价没有关系,子月从来不求自己所做对得起任何人,她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,别人说再多改变不了她是这样的事实,那么在不在

乎都不重要了。

哭哭啼啼博取同情怜惜,不是她的作风,银子月只是银子月,不是任何一个大家都认为好的人。

安静的吃着东西,听着他们不客气的侮辱,接受所有人的异样眼光,子月的内心是平静的,也正因为他们这样的说法,让子月烦躁的内心平静下来

,接下来要做的事或许很危险,或许很难以接受,但子月还是决定要去做了,不为任何利益,只为那个这两年来唯一对自己好的人。

叫来服务员结账,三人还紧跟着,继续着幼稚的举动,戈艾凡今晚不知为何,显得有些沉默,没说任何一句挖苦子月的话,却也没劝阻朋友离开。

子月想到那个人的眼神,还是对戈艾凡说了一句话。“戈艾凡好好陪陪戈先生吧。”

戈魏国和子月说过很多关于戈家的事,戈家和普通的家庭不同,并不是他们的地位高而显得不同,戈家内部太过复杂。

戈魏国现任妻子并不是他的原配,而是小三上位,所以戈家夫人不是戈艾凡的亲生母亲。

戈艾凡母亲去世后,小三借着有身孕登堂入室,所以戈魏国和她之间感情不好,而戈夫人和戈家所有人的关系都不好,她想要的是戈家的财产,戈

艾凡因为父亲有小三一事,和戈魏国之间父子关系恶化,到后来戈魏国将qingfu的子月带回家,就更是让父子关系闹僵了。

戈家老夫人,对戈艾凡的生母看不上眼,直到有了戈艾凡后也如此,但是却格外的疼戈艾凡,但因为戈艾凡的母亲之死,戈老夫人也必须付一些责

任,因此戈艾凡和老夫人的关系也冷着。

戈艾凡和两个朋友在外面租了房子,很少回戈家,所以关系一直得不到改善。戈魏国爱不爱戈艾凡,子月比任何人都清楚,若不爱今日的事就不会

发生了,所以在最后的日子里,子月希望他能原谅戈魏国,让戈魏国可以没遗憾的去追寻死去的妻子。

“怎么老头子打算让你做戈家夫人了?开始管教起我来了?”戈艾凡的声音很好听,起码在子月的认知里很好听,不似大家说的有磁性,而是一种

压抑着的音调,子月一直觉得这个人远没有外表那么潇洒。

子月明白戈艾凡不会听,因为在戈艾凡心中银子月是个不堪的人,背叛过他的人。

没有人知道戈艾凡和银子月这两个名字曾靠近过,就连他的两位朋友也不知道。

那年的银子月和戈艾凡都有这不同的梦想,有着这一样的努力和渴望。在校内依旧像现在这样装作莫不相识,然而出了学校后两人都会找个安静的

地方,讨论着对这个社会的看法,讨论着生活与未来,但这一切在戈艾凡看见子月和他父亲走在一起时,就结束了。

在戈艾凡眼中的银子月已经变得不堪,为了钱出卖了身体,那样的银子月是不能被信任的,她伤害了他。

“艾凡,就这一次听我的吧!”子月清楚戈艾凡忘记不了那段日子,所以才时常出现在面前,经常冷嘲热讽。

那时只要叫他艾凡他就会答应任何事,子月始终记得这些,所以为了戈魏国她可以做到这个地步,让他想起那些日子,那时的两人只差告白就是男

女朋友,让他想起银子月背叛了戈艾凡,让他难过。

“看来你为了他还真是豁出去了,怎么在他身下的滋味让你流连忘返?”戈艾凡听到那个称呼先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她叫那个称呼居然是为了

另外一个男人叫的,想着他就又是一阵冷嘲热讽。

子月没再理会后面的人,走进了小区,路过保安室时还是礼貌的打招呼,这样的银子月没人会想到她是被bao养的人,然而她确实是。

戈艾凡看着她消失在小区里面,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,渐渐的远离消失,银子月不再是那个银子月了,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而已。

木唐晨和杨凯对于两人之间的转变,有些转不过来,刚才若没听错戈艾凡说了个词叫流连忘返,银子月要返回到他身边?虽然两人疑惑,但还是没

有问出来,三人转身离开了梨园公寓,回去不远处的7号华苑公寓。

那天过后,子月还是一样忙碌着她的毕业论文,同时也在期待着日子过得慢一点,再慢一点,甚至天真的想,时间要是能停留就好了。

看着被锁着抽屉,子月一阵晃神,那里面有着一份重要的东西,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。最近因为那样东西,子月吃不好睡不好,心心念念着想要

去做些什么来弥补,但心里却又有个声音再说你只要等待就好,内心完全矛盾了。

爱你,是我最好的时光截图

你可能还会喜欢

发表评论共有 0 条软件评论

本软件还没有玩家发表评论,快来抢占沙发吧:)

发表评论

  • 您给应用的评分(鼠标选择星星):

  • [文明评论,  注意:发表不和谐言论可能会被禁言]

小贴士:

1、为了让您的评论能够被更多玩家看到请勿恶意灌水。

2、谢绝人身攻击、地域歧视、刷屏、广告等恶性言论。

3、所有评论均代表玩家本人意见,不代表安卓电子书合集立场。